標題:愛一個女人
作者:不詳
日期:2001/4/15
「你說世界上有沒有好男人?」女友悲悲戚戚地問我。

她是一個溫柔賢慧的女人。多年前放棄國內好好的律師不做,到多倫多來陪讀,相夫教子之外還要打一份苦工。可丈夫總是不冷不熱的,有時還發點臭脾氣,結婚多年竟從沒有說過一聲我愛你。

據統計, 男人與女人之中,最幸福的是結了婚的男人,最不幸福的是單身的男人, 第二幸福卻不是結了婚的女人,而是單身的女人。 顯然有一個幸福的男人並不一定有一個幸福的女人。

是女人難於滿足嗎?是女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嗎?我想不是,哪一個女人不善感動?
寂寞時一聲問候、寒風堣@條圍巾、疲倦時臂膀就可以讓女人感動一輩子。
記得當初我決定嫁給那個他,就因為他說:「畢業以後無論你分到什地方,我都跟你去。」
收音機媔ヮ Brian Adam的《Have you really loved a woman?》,歌聲溫柔如夏夜的月光。一時竟有許多的感觸。

男人!你真愛過一個女人嗎?或者,你真知道怎樣去愛一個女人嗎?

在一個邊遠的小地方,曾經有位小夥子用八頭牛娶了他平凡的太太,他的朋友百思不得其解。因為別人最多用兩頭牛娶妻。
過了半個月後,他去拜訪這個小夥子,驚訝地發現新娘與從前判若兩人,一舉一動都透著優雅和自信。原來女人要的就是那種被寵被愛的感覺,那種被看重的驕傲。
試想一個平平淡淡的女子,在上班時忽然收到一束美麗的鮮花,那麼在這一天堙A她是怎樣的在所有的同事前有了光采,有了自信,有了驕傲!
說女人淺薄也好,無知也好, 可是即使是最醜陋、最愚蠢的女人,也有一個浪漫的夢。

女人可以為男人做牛做馬,累死累活,要的只是你對她說一聲我愛你,你是我的唯一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。(說一次不夠,女人都很健忘,要年年說、月月說、天天說);要的只是你在她生日的時候、情人節的時候和結婚周年的時候,想著她,送她一束花,一件小禮物,或者帶她去度一個浪漫的晚上,要的只是你上班時偶爾記得給她一個電話說:「I just to say I love you」要的只是準備了一桌熱菜熱飯後,你回家來,告訴她說:「看到你的笑臉什麼煩惱都忘記了,回家的感覺真好。」要的只是在她人老珠黃的時候,哄她一聲:「你仍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!」

世界上再沒有比女人更好哄的了。
電影《克萊默夫婦》埵L象最深的就是妻子離家出走後丈夫一臉的茫然。
許多成功男人每天拼命工作,賺的錢都交給太太,他們很不理解:女人還有什麼好抱怨的?
曾經問過兩位經常加班的同事,他們的太太會不會有意見,兩人異口同聲地說:「只要給女人一大筆錢,足夠的家用,她們哪里還管你三更半夜回家做什麼。」
錯了! 很多的女人並不指望有個飛煌騰達的丈夫,或是萬貫的家產, 只希望有一個溫柔體貼的丈夫, 生病時能在身邊呵護備至,而不是只在病入膏肓後才痛哭流涕;疲倦時能多體諒一點,而不是指責她這也沒做好,那也沒做夠;丈夫出門在外時記得打一個電話回家,可以不用讓她在黑夜媯L休無止地擔心等待 ; 而有的女人在家庭之外還有一個自己的夢,渴望能實現,卻礙於丈夫的指責, 殊不知女人即使在飛的時候,也永遠地將繫在心上的線交給你去掌管,而一個獨立自信的女人遠比只會等待男人給她幸福的女人可愛得多。

有一次在shopping排隊時,看到一對老年夫婦,男的在後面,輕輕地吻了一下女人的頭髮,女人回眸一笑,拿過男人的手在唇上點了一下。
那一刻真是很感動,愛情原來可以簡單到一個商場堣ㄧg意的kiss,簡單到黃昏埵萓蛣M然的攜手,簡單到回家時一個溫柔的hug,
簡單到陌生人海中遠遠投來的會心一笑。

有一次問一對結婚三十多年的夫妻,是什麼秘密使他們的婚姻如此的美滿,做太太的非常動情地說: 「每次我洗碗的時候,他都站在我旁邊,我洗好了,他就將碗擦乾。 所以我們一直沒買洗碗機,我對自己說,只要他永遠幫我擦碗,這個男人就永遠是我的。」

從前看過一個電影,講一個男子發明了一種時空遙控器,可以隨意回到將來或者過去。
他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看他的太太在十年以後變成什麼樣子。一看嚇一跳,年輕美麗的太太居然成了黃臉婆,他趕緊轉到過去,另娶新婦,再轉至將來,一看還是黃臉婆一個。這樣來回折騰四五次,女人無一例外地在十年後成了黃臉婆,他終於意識到問題出在他身上,而不是太太身上,於是毀掉了那個時空遙控器,真心實意地愛起太太來。

許多男人千尋萬覓找到一個可愛的女人,
新婚過後,激情過後,不再朝思暮想,不再你親我愛了,對女人便是從來也不刻意去想起,永遠也不會輕易去忘記,女人所做的一切也變成了理所當然的了,於是就有了許多的怨婦許多關於有沒有好男人的疑問。

一切都還不遲,去哄她,去聽她,去給她一點溫柔。然後她會愛你一生一世。
相信我,在女人身上下功夫永遠會事半功倍的。
女人不會是你的全部世界,可是只有女人才能讓你愛了生命的全部。

回到目錄】【上一篇】【下一篇